神外专题(一) 颅内肿瘤的文献回顾www.257788.c

发布时间:

  1.“临床试验进展”,着重介绍已经进入临床研究阶段的治疗方法如免疫治疗、靶向治疗等取得的初步结果;

  2.“临床治疗进展”,着重介绍手术理念、新型技术的应用经验、特定亚组患者治疗经验;

  3.“基础科研进展”,着重介绍目前科技前沿:如人工智能、深度学习等在胶质瘤领域的最新发现。

  脑肿瘤对传统的和新的治疗方法均不敏感,可能与神经组织独特的细胞内环境和微环境有关。为此,英国癌症研究所(Cancer Research UK,www.257788.comCRUK)召集来自23个单位的国际专家委员会,讨论治疗脑肿瘤必须克服的七大关键点,研究发表在2019年2月的《Nat Rev Clin Oncol》,以期指导未来的脑肿瘤研究方向。

  脑脊液(CSF)中的ctDNA测序可能为肿瘤基因型的检测提供另一途径。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Alexandra M. Miller等对85例腰椎穿刺的脑胶质瘤患者CSF样本,进行胶质瘤ctDNA检测和整合分析。结果发表在2019年1月的《Nature》上。研究者认为:脑脊液中ctDNA的存在可能是反映胶质瘤进展的早期指标,但需要明确CSF中首次检测到肿瘤来源DNA的时间,以便于指导临床实践。

  美国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市耶鲁医学院病理科的Kurt A. Schalper等进行一项单臂Ⅱ期临床试验(NCT02550249),评估纳武单抗(nivolumab)作为胶质母细胞瘤新的辅助治疗的价值。研究结果发表在2019年3月《Nature Medicine》杂志上。

  岛叶毗邻重要功能区和血管,安全切除岛叶胶质瘤充满挑战。在过去20年,通过神经外科医生、麻醉师、神经科学家和解剖学家的共同努力,人们对大脑解剖和功能的理解上升到新的高度;微创外科技术的发展、唤醒麻醉、语言和运动区脑电监测技术应用,为改善患者预后提供可能,使高、低级岛叶胶质瘤患者都可以考虑进行最大安全范围下的切除。美国旧金山加利福利亚大学医学院神经外科的Shawn L. Hervey-Jumper等回顾不同级别岛叶胶质瘤手术发展的历史进程,文章发表在2019年1月的《J Neurosurg》上。

  异柠檬酸脱氢酶(IDH)突变的实体肿瘤,包括胶质瘤均特异性地累积2-羟基戊二酸(2-HG);因此,可以检测2-HG来判断IDH突变。目前,通过气相或液相色谱-质谱联用仪(GC-或LC-MS)或生化等方法进行2-HG检测,但是耗时较长。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的Hao Xu等报道华山医院毛颖教授团队依据基质辅助激光解吸/电离-飞行时间质谱(MALDI-TOF),提出一种快速检测胶质瘤中2-HG的方法,以准确判定IDH突变,结果发表在2018年12月的《Laboratory Investigation》在线。

  肿瘤类器官(Organoid)由肿瘤细胞三维培养而成,较传统培养液的肿瘤细胞培育更接近肿瘤特征,是药物筛选常用的细胞培养方法。目前,科学家们已成功建立肝癌、乳腺癌等恶性肿瘤的类器官模型,但胶质母细胞瘤(GBM)类器官培养相对困难,研究较少。纽约威尔康乃尔医学院梅雅癌症中心的Amanda Linkous等采用患者胶质瘤中的胶质瘤干细胞(GSC)和人胚胎干细胞(hESC)共培养诱导,建立一个GBM类器官(cerebral organoid glioma,GLICO)新模型,结果发表在2019年3月的《Cell Reports》上。该胶质瘤类器官可以成为用于体外原代人GBM的建模和高通量药物筛选的有力工具。

  异柠檬酸脱氢酶(IDH)突变型胶质瘤是一种独特的亚型,2016版WHO中枢神经系统肿瘤分类将分子学诊断作为胶质瘤分型的重要内容。美国麻省总医院神经病学神经肿瘤中心的Julie J. Miller等对IDH突变型胶质瘤的复发与临床预后进行分析,结果发表在2019年5月的《Neuro-Oncology》上。作者发现:IDH突变型胶质瘤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复发之间时间间隔3.1年,短于从最初诊断到第一次复发的5.7年;表明IDH突变型胶质瘤有一个加速恶变的过程。

  激光间质热疗(laser interstitial thermal therapy,LITT),聚焦肿瘤进行精确消融,可保护病变周围的正常组织结构。在某些难以手术到达的脑高级别胶质瘤、转移性瘤和癫痫等已获得有效治疗。直径<3cm的肿瘤可实施单次治疗;对直径≥3cm的病灶需要通过多个轨迹消融整个肿瘤。·本届大赛历时三个多月,河南鲁山县扶贫书记许秋白:驻村路上洒汗水。www.mm797.com!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巴恩斯犹太医院神经外科的Daniel M. Hafez等采用分期LITT新方法,治疗1例位于优势半球岛叶的大型少突胶质细胞瘤(WHO Ⅱ级)取得满意的疗效,结果发表在2019年5月的《Neurosurgery》在线

  WHO Ⅱ级或Ⅲ级的儿童室管膜瘤预后较差。新发室管膜瘤经手术切除联合放疗后, 1/3患儿肿瘤复发。复发后再次手术联合放疗能否改善患儿的总生存率,鲜有报道。法国Jean Godinot放射肿瘤学研究所的Elise Régnier等评估二次放射治疗儿童复发室管膜瘤的效果,结果发表于2019年3月的《Radiotherapy and Oncology》杂志上。该研究结果显示,儿童室管膜瘤复发很常见,复发后的治疗应在最大程度切除肿瘤的基础上,联合再次足量放射治疗。10(点击标题可查看全文)

  随着社会老龄化的进展,越来越多的神经外科择期手术患者服用阿司匹林(Aspirin,ASA)。目前,常常在手术前7~10天停用ASA以避免出血并发症,但有可能增加部分患者的心血管事件风险。大量的循证医学证据引导外科医生,如普外科等不再术前常规停用ASA,但对神经外科围手术期的ASA应用仍缺乏明确的意见。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医学与公共卫生学院的Sahin Hanalioglu等回顾性分析择期颅脑手术患者围手术期继续使用ASA对手术安全性的影响,结果发表在2019年4月的《J Neurosurg》在线。11

  近几年,机器学习(machine learning)在医学界受到较大的关注。机器学习在放射学领域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。美国纽约大学Langone医学中心放射科的Eyal Lotan等回顾机器学习在脑肿瘤成像中的应用情况,尤其是机器学习对神经胶质瘤分类和MRI成像的诊断作用,结果发表在2019年1月的《AJR Am J Roentgenol》上。作者认为:机器学习具有临床应用的潜力,将从根本上推动影像学对脑肿瘤的诊断和治疗的决策地位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